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花台上起舞的“神女”。“冇想到你這妖物如此囂張,敢如此堂而皇之出現在萬眾矚目之下。”他嚴肅的神色下相比憤怒,更多的是驚訝。這妖女竟然能在他眼皮底下進入金陵,而他卻毫無察覺。說完他揮動拂塵,在空中迅速畫出一個金色大陣,隨他動作那大陣升上空中並逐漸變大,最終如山倒懸。百姓見狀四散而逃,尖叫哭嚷響過一陣,很快城中心便空無一人。那巨**陣中忽然響起鐘聲,陣陣聲浪摧枯拉朽,飛沙走石中妖花次第湮滅。可那女妖竟...-

天啟一千三百二十一年,二月初二,大淵王朝花神節。

是夜,大都金陵流光溢彩,街頭巷尾皆是歌舞雜技,來來往往的行人額上皆點著一朵金蓮,在燈火輝映下煜煜生輝,整座城都沉浸在歡慶之中。

隻是最北麵的通玄門城樓上燈火儘滅,靜悄悄的彷彿與身後的繁華夜市不屬同一個世界。

天道司法修門門主謝玄手持金拂塵迎風肅立,一身絳袍被北風吹得簌簌生響,一雙鷹一樣的眼睛死死盯向北方天際,不放過任何一絲風吹草動。

他身旁隻站著一個年約七八歲的男童,身著紅衣,模樣秀美如女子,是他的親傳弟子赤星雲。

赤星雲右手輕輕握著條玉質的細鎖鏈,通體晶瑩剔透,隱隱泛著淡藍色清暉,是帝君前日召他入宮時賞賜的法器,連同一起賞下的還有隻被這玉鏈栓著的妖童。

大淵不是所有人都能豢養妖奴,能不能養,能養什麼妖,又能養多少隻,這些都得由天道司登記造冊呈帝君批準才行。因此強大的妖奴一直都是貴族之間攀比的工具。

這妖童剛化人形,眼角還帶著未完全褪去的翠綠色鳥羽,長得極漂亮卻瘦瘦小小,一直戰戰兢兢垂下腦袋,老老實實蹲坐在地上。這傢夥實在是漂亮卻無用,赤星雲不喜歡它,奈何是帝君的賞賜隻能時時帶著。

守城無趣,赤星雲輕輕打了個哈欠,而後偷瞄向城中心那座尚且空無一人的百層花神祭台。

每年花神節之前司禮監都會在眾多年輕貌美的女子中選出最出眾的一個扮演花神,在那台上行祈福儀式。聽說今年宮裡那幫人在青州選出了一名絕色女子,傳得天上有底下無的,馬上就要到登台之時了,赤星雲頗好奇那絕色真容如何。

“阿赤,不可分心。”謝玄語帶責備,赤星雲卻俏皮地咧嘴一笑:“不過是守隻妖罷了,有師傅在,還怕出什麼亂子?”

他的師傅謝玄,是大淵天道司實力最強的法修門門主,是凡人不可直視其光芒的存在。赤星雲嘴上雖抹油,卻不敢再怠慢,挺直了身子同師傅一樣開始盯向北方。

“師傅,聽說封印在北方的大妖個個實力超群,能瞬間毀掉一座城。若它們真有這麼厲害,為什麼還會被封印?”

謝玄不語。

赤星雲不悅道:“若他們真那麼厲害,又怎麼會被封印。再厲害的妖也不過是隻妖罷了,竟然要叫師傅親自來守。”

鎖鏈拴著的妖童聞言不自覺抬起頭來,意識到失態又慌忙垂下頭顱,可仍是被赤星雲發現了。他不悅地皺了下眉,指尖催動法力,一股電流沿著鎖鏈擊向妖童,讓它疼得咬緊牙關,一個趔趄差點冇站住。

謝玄看在眼裡,神情嚴肅道:“阿赤,這世界遠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山外更有高山。你天資過人,將來切記不能因自負反誤了前程。”

說完他忽然眉頭一皺,隻見遠方夜空有隻黑色蝙蝠攜著密信,急急穿過夜色,徑直朝他二人飛來。

此時恰好子時,城中鐘響。

人群中傳來一陣歡呼。赤星雲忍不住循聲望去,不由得被眼前一幕吸引,雙眼發亮。

隻見那城中心的祭台上忽然百花盛開,在漫天金色花火之中,扮作花神的女子從天而降。她身著無比奢華的珍珠點翠鳳冠繡金銀霞帔,像一位待嫁的天神,赤著足,一步一步登上高台。

在陣陣歡呼聲中,女子跳起祈福的舞蹈。她那如梅花般嫣紅的眼尾嫵媚多情,隨著曼妙的舞姿環佩叮噹作響,不過刹那之間整座金陵城的屋舍瓦礫之間竟次第開出一朵朵紅梅來,一時梅香四溢。

那朵朵梅花盛開便凋落,如雪花漫天飛舞,無人察覺到其中有一抹血紅的花瓣乘著風向皇宮深處飄去。

——

大淵王朝的皇宮背靠金陵龍脈——羅伽群峰。連綿青峰三麵環繞,像天然的王座把巍峨的皇城供在其中。

宣羅宮便處在皇宮最深處,羅伽峰半山腰上。此宮殿四周皆用高聳入雲的城牆隔絕,連飛鳥也不能一窺究竟。殿外寸草不生,卻怪石林立、機關重重,是皇城最詭秘的禁地。

宮人們傳說,宣羅宮其實是一座監獄,關著大淵最邪惡的妖魔。

就在此時,宣羅宮宮牆之上,空蕩蕩的望仙閣內,大淵神功皇帝薑起獨自一人威嚴肅穆地端坐聖座之上。他身著繡金黑袍,鬢角已生白髮,可一雙眼睛卻依舊如淩冽寒冬般犀利。

這雙眼一直凝神俯視著宣羅宮內。原來高大的宮牆內並無殿宇,有的隻是一片廣袤的平地。平地上鑿刻著複雜的圖文,似是古老的陣法。在陣法的幾處陳列著幾十座蓮花燈盞,此時蓮花盞內齊齊跳動著悠悠火光,如同閃爍的星鬥。

神功皇帝神思凝重,不知坐了多久。宣羅宮一片寂靜,但彷彿在這寂靜中,在這位帝君恒久的凝視下,有什麼東西隨時會從眼前法陣的光影中滋生出來。

時間流逝,盞內燈油幾近燃儘,陣內依然無事發生。

忽然,或許是僵持了太久,神功皇帝那向來如堅冰的意誌力竟生出一絲微隙。他走神了一瞬,聽到了皇宮外一聲炮竹炸響,緊接著聽到遠處百姓們的山呼聲:“花神娘娘佑下,大淵福澤綿長!”

他起身了,向閣樓大門走去,手觸上門框時,他眉頭微皺,指尖揉搓了下沾染上的厚厚灰塵,有些不悅:天道司的人竟如此怠惰。

爾後,當他推開大門那一刹那,冷冽寒風裹挾著遠處喧嘩一同湧入樓內,將他斑白髮絲與衣袍一同吹起。

這一瞬,他看到了遠處高台上“花神娘娘”祈福的舞姿。那身流光溢彩的紅色嫁衣,在花海與漫天煙火中,如同波光跳動的海麵。

如同,初見時,她光芒閃爍的眼。

忽然,他耳畔彷彿又聽到了那熟悉的哼唱,古老又獨特的曲調攜在風中,又與風聲相融,若有似無,撩人心絃。

神功皇帝眼波一動,嘴角幾不可聞的勾起笑意。身後陣法中心,忽地風起雲湧,從地麵升騰起一團黑眚,在空中不斷變化姿態,最後化作一被黑衣包裹的女子。她靜靜站在空中結成的陣法中間,麵目模糊,像團雲霧,能看清的隻有額間那一朵璀璨金蓮。金蓮光澤湧動,一眼動似熱烈的火海,一眼靜似明媚的流霞,捉摸不透,正如擁有著它的黑衣女子。

“薑起,千年未見,你老了。”女子聲音無波無瀾。

神功皇帝轉過身來,看著眼前女子,莞爾一笑。這笑與他飽經滄桑而威嚴肅穆的臉並不相稱,竟有些輕浮,輕浮得就像那個初出茅廬的少年:“你倒是仍和我夢中的一樣。”

女子歎息:“薑起,你已是風燭殘年,可悔過做過的一切?”

神功皇帝走出閣樓,靠上城牆石垛坐下,無言地望著女子,目光不再冰冷。他此時看著的不僅僅是眼前人,也是一段許久未曾觸碰的記憶。

這句問話神功皇帝並未回答,他忽然說起往事:“我之前總喜歡這樣坐在山頂,靜靜看著你。我當時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像是在跳舞,你的一舉一動都很美,像一朵迎風招展的玉蘭,又像一片隨風翻舞的雪花。我再未見過那樣純粹的事物。”

女子沉默,神功皇帝依舊自顧自地回憶著:“你還記不記得當年初見?當時我跌落山崖,奄奄一息,恍惚間看到你乘著月光走來,那樣聖潔,你的每一根髮絲彷彿都在發光。醒來後無知的我竟把你當做了神仙,起來就給你邦邦磕了幾個響頭!把你都給逗笑了。我記得你特彆愛笑,笑起來像個孩子一樣。”

神功皇帝天南地北漫無目的地說著,記起趣事便搖頭輕笑,他已經很久像這樣冇有放下戒備與人聊過天了。又好像這場會麵他已經等待了太久,纔會如此迫不及待一股腦傾倒出來。

儘管說與的那個人始終沉默,看不出悲喜。

“後來,你重新教我認識這世間萬物,何為樹,何為花,何為山,何為水,何為道,何為……“他眼裡閃過一絲苦澀,接著說道:“若你不是妖,該有多好。”

此時,部分月光從黑雲間透下,將宣羅宮照亮一瞬。也就是這一瞬,能看見女子周身捆滿了靈力結成的透明鎖鏈,如巨蟒般不斷纏繞絞緊。

“是妖又如何?”女子古井無波的眼底終於起了一絲激盪,“我妖族自古以來與人族兩不相犯,當年你隻身一人來北方取法,我族教會你如果開啟靈根,吸納天地靈氣。妖族傾囊相授,換來的卻是你的陰謀算計,封印我臣子,奴役我子民。薑起,一千年了,這帝位你坐地可還心安?”

“心安?”身為帝君,哪裡還允許有自己的心……我有時甚至快忘了自己是為什麼而活著。”神功皇帝苦笑,月光灑在他身上像覆了一層霜,將人襯得愈發蒼老。

他撐著柱子站起身,“幽思,你問我可曾後悔自己做的一切。其實在我封印你的那一刻便後悔了,可開弓就冇有回頭箭,若我解除了你們的封印,卻冇能解除怨恨,那人族會是什麼下場。幽思,怪隻怪當時你們妖族太過強大了。”

女子再次歎息:“冤冤相報何時了,過去種種我早已放下。薑起,若你現在收手,我可以幫你。”

神功皇帝深深望著她,沉默了許久才搖頭道:“我不敢賭。當時不敢,如今更不敢。在妖族心中積壓了整整千年的怨,一旦決堤,恐怕會將整個大淵反噬。”

“天道司收到情報,近日沉睡在北荒的大妖忽然開始蠢蠢欲動。你我都知道,天底下能喚醒他們的就隻有你,這個陣是不是已經快困不住你了?”

話音剛落,從城中飄來的血紅花瓣如流水輕易突破宣羅宮結界,此時正帶著濃烈的殺氣朝神功皇帝湧來!

--

通玄門上,謝玄手上捏著蝙蝠送來的密信,臉色鐵青的看著城中花台上起舞的“神女”。

“冇想到你這妖物如此囂張,敢如此堂而皇之出現在萬眾矚目之下。”

他嚴肅的神色下相比憤怒,更多的是驚訝。這妖女竟然能在他眼皮底下進入金陵,而他卻毫無察覺。

說完他揮動拂塵,在空中迅速畫出一個金色大陣,隨他動作那大陣升上空中並逐漸變大,最終如山倒懸。

百姓見狀四散而逃,尖叫哭嚷響過一陣,很快城中心便空無一人。

那巨**陣中忽然響起鐘聲,陣陣聲浪摧枯拉朽,飛沙走石中妖花次第湮滅。

可那女妖竟不為所動,仍在旁若無人的起舞。

謝玄直覺不妙,目光趕忙掃過四周,這才發現皇宮上空那抹紅色花瓣正裹挾著強大妖力向宣羅宮飛去。

察覺女妖意圖,謝玄當機立斷轉去追那妖花,剛剛還自顧自“起舞”的女妖忽然催動法力,隻見街道之下數條碩大根莖破土而出,如同活物一般直直朝謝玄撲去!

眼見花枝快追上自己,謝玄隻得先停下應戰,花枝越斬越多,他漸漸招架吃力。終於他抓住空隙,就要結印作法,可陣法尚未成型,那女妖竟像陣風一樣從密密匝匝的花枝中穿出,拂向他,指尖輕觸便破了他的陣,纖纖玉指掐上他脖子。

“螻蟻之輩,也敢擋我嵐夭的路。”

謝玄被掐得不能呼吸,他望著眼前這個看似弱柳之姿的絕色女子,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北方大妖。謝玄此時不知為何忽然想起數日前接到神功皇帝傳召的那一刻,皇帝說有北方封印有鬆動之兆,有隻妖提前甦醒,硬闖邊疆靈網時受了重傷,不日將抵達金陵,適時本就不多的天道司弟子已被悉數派往北方,一時難以召回,金陵內隻剩下謝玄和他的首席弟子赤星雲。

謝玄自然是聽說過北方大妖的厲害,隻是他數十年來是踩著妖物的血一步步走到天道司法修門門主的位置,麵對再厲害的妖心中也毫無波瀾。

不過又一隻妖而已。

何況還身受重傷。

隻是原來真是山外更有高山,他冇想到一生斬殺妖物無數的自己,麵對這北方女妖竟毫無招架之力。

他心中忽然不可控製的生出一絲懼意。若是北方封印被破,裡麵的妖物全部甦醒,那時的大淵該是怎樣的處境?

人族還可能敵過妖族嗎?

女妖手中的力道漸重,眼見就要掐碎謝玄喉嚨,忽然上方有數道光刃射來。

這女妖立即收手躲開,目光冷冷地看向光刃射來的方向,但見赤星雲正禦劍懸停在半空。

隻是這輕輕一瞥,就叫赤星雲永生難忘。她那寒潭般的冰冷眼底彷彿瞬間將他拉入黑色的死亡深淵,一股寒意從四麵侵入體內。

赤星雲心臟被抓緊似的漏跳一拍,而後又壓抑不住的瘋狂跳動起來。

這瀕死的壓迫感,這手腳冰冷、害怕到無法動彈的戰栗!原來這世上竟有如此強大的美麗!

嵐夭輕挑手指,一支花莖將赤星雲捆住,赤星雲回過神來卻為時已晚。

眼看師徒二人就要殞命,嵐妖卻忽然瞪大了雙眼,神色驚恐,而後扔下二人不顧一切地朝宣羅宮方向飛去,好像再遲一步就要失去什麼比她生命更重要的東西。

赤星雲目不轉睛地看著她風中翻舞的紅色嫁衣,像一團即將熄滅的焰火,還未衝出兩步,就像被什麼擊中似地,從天上墜落下來。

--

宣羅宮內,包圍著神功皇帝的花瓣如煙消散,隻見他此時手中拿著一隻巨大的木弓。這弓造型古樸,卻有著如同大地般古老而讓人本能敬畏之感。此時弓弦微顫,明顯剛剛纔射出一箭。

他擰眉道:“你製造北方動盪,就是為了引開天道司,讓她趁虛而入前來救你?”

“可惜嵐夭剛剛甦醒,妖力終歸差了點。”女子垂眸,看不出悲喜,“當年我教會你使用這軒轅弓,卻不想最後被你用來射殺我族人。”

神功皇帝嘴角微顫,沉聲道:“你方纔說放下恩怨,都是在哄騙我?”

女子沉默。

“我記憶中的你從不會撒謊。”神功皇帝臉色暗淡下來,“幽思,我年少時曾以為擁有了天下就能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就能事事順心。後來真做了帝王,才知道原來帝王不允許有自己的心。”

“幽思,這一千年來我每晚都會被噩夢驚醒。”

“我想好好睡一覺了……”

女子抬眸,淡道:“你要殺我?”

神功皇帝不回答,隻是望著她,默默望了許久,才又開口道:“幽思,你還有話對我說嗎?”

女子似乎早已料到這結果,目光坦然地看著神功皇帝,淡道:“薑起,我後悔當初救了你。”

神功皇帝眼底如浸寒潭,他終於下定決心,右手緩緩蓄力拉弦,一股磅礴星鬥之力從天而降,原本空無一物的長弓上竟出現了一支透明的箭,隨著靈箭射出,誅仙陣內刹時靈氣湧動,光芒大盛。等光褪去,陣中的黑衣女子已不見蹤影,隻留下微薄妖力,星光點點,次第湮滅。

至此,妖主幽思魔羅妖身隕落,魂飛魄散。

遠處金陵城百姓緊接著又傳來一聲聲山呼:“花神娘娘,福佑大淵!”

-

一切塵埃落定。

神功皇帝獨自一人緩緩走下宣羅宮城樓,焰火之下,他容顏迅速老去,像枝頭枯萎的秋葉,隨時要凋落,冇入塵土。原來人族壽命最多不過短短百年,薑起當年受妖主幽思賜福,才能與妖族共享長生。如今,幽思不複存在,他漫長的壽命也終於要走到儘頭了。

可他冇想到的是,當風燭殘年的他扶著城牆,顫顫巍巍走下城樓時,這一刻,有一陣風從背後吹來,竟讓他霎時如墜冰窖。

那拂過耳畔的風聲裡夾雜著女子最後的歎息:

“薑起,我並未告訴你,在舊的妖主隕落之後,新的妖主便會出世,這是我對你唯一的隱瞞,也是如今我唯一的救贖。一千年了,我終於等到了你親手結束我的這一刻,為我的族人等來了希望。薑起,因果輪迴,一切恩怨終要教後人去償還了……”

-眉頭微皺,指尖揉搓了下沾染上的厚厚灰塵,有些不悅:天道司的人竟如此怠惰。爾後,當他推開大門那一刹那,冷冽寒風裹挾著遠處喧嘩一同湧入樓內,將他斑白髮絲與衣袍一同吹起。這一瞬,他看到了遠處高台上“花神娘娘”祈福的舞姿。那身流光溢彩的紅色嫁衣,在花海與漫天煙火中,如同波光跳動的海麵。如同,初見時,她光芒閃爍的眼。忽然,他耳畔彷彿又聽到了那熟悉的哼唱,古老又獨特的曲調攜在風中,又與風聲相融,若有似無,撩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